绘画网

如锦

编辑:绘画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1 20:44:45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风雨情满楼一般指如锦
《如锦》是由中央电视台、北京华鼎世纪国际文化有限公司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安徽广播电视台联合出品,陈国华执导,温峥嵘江宏恩等领衔主演的民国励志传奇女性电视剧。该剧讲述了民国初年,江南小镇两家最有名的酒楼——余家和曹家因为各自兴衰而走向敌对的故事,于2013年11月24日登陆黄金档。《如锦》以爱情、婚姻为线索,衍生出了两代人的感情和命运的变迁,同时也以不同的角度诠释了中国传统女性的卑微地位和别样的婆媳关系。[1] 
类型
年代家庭爱情,近代传奇
导演
陈国华陈俊
首播时间
2013年10月13日
在线观看
爱奇艺 芒果TV 优酷

基本信息

中文名
如锦
其它译名
风雨情满楼
出品时间
2012年12月1日—2013年2月10日
出品公司
北京华鼎世纪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制片地区
中国大陆
首播时间
2013年10月13日
导    演
陈国华陈俊
编    剧
邓月娇,傅正辉
主    演
温峥嵘江宏恩李修蒙程瑶瑶
集    数
40
类    型
年代家庭爱情,近代传奇
制片人
王浩
在线播放平台
CNTV
总监制
张子扬赵红梅
总制片人
周亚平
策    划
申积军
责任制片
林威,林刚
主题曲
一世厮守
首播平台
南宁新闻综合频道
上星时间
2013年11月24日
上星平台
CCTV8

如锦剧情简介

编辑
民国初年,江南小镇的两家最有名的酒楼余家和曹家走向了迥然不同的命运,余家败落,曹家兴起,本应嫁给余春荣的李如锦无奈嫁给了余春荣的表哥曹庆祥,至此曹余两家陷入了二代人的恩怨纠葛。20年后,余春荣的女儿惠兰长大成人,正直善良、厨艺精湛,成为戏班的小厨娘,是十里八乡的好姑娘,因为各种渊源最终嫁入了曹家。惠兰因不满曹家棒打鸳鸯,李如锦和惠兰婆媳两人产生了诸多误会和冲突。而曹家的小姑晓娟与管家联手利用曹家的矛盾篡夺了曹家财产,赶出如锦一家,占据了曹家。如锦与惠兰在危难中化解恩怨,利用家传的御厨秘籍,赢回了酒楼,成就了一番好婆婆、乖儿媳的佳话。[2-3] 
《如锦》剧组开机仪式 《如锦》剧组开机仪式

如锦分集剧情

编辑
    第1集
      曹庆祥盗墓不成,反炸伤了自己的“子孙根”, 但除了曹母及曹家“大拿”焦四爷,没人知道他的秘密。伤口愈合后,他瞒着众人,按原定之日上李家迎娶李如锦。
      李如锦从小与余春荣订亲,日后被余春荣退了婚,这羞辱让心高气傲的李如锦始终耿耿于怀。因此,她虽然不是嫌贫爱富之人,但冲着这是余春荣牵的线,还是应允了这门亲事,她并不知道当年真正先毁婚的人是她自己的爹。李老爹当年见余春荣之父因“行厨下毒,险伤人命”一案在狱中以死明志,认定了余家难有翻身的机会,为了女儿一生的幸福,私下到余家退回当初的信物。
      曹庆祥娶亲宴客之夜,焦四把余春荣叫到账房,一面教他“袖吞金”,一面让他避开那“爱人别抱”的伤感场面。余春荣倒也看开了,他相信只有家大业大的曹家才配得上精明练达的李如锦。
      当夜,曹家小管家金穗又给余春荣送来一件古物,让他去桃姐的古董店变卖换现,这已经是好几回了,春荣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不知道他已经被巡捕房给盯上了。

    第2集
      喜鹊的丈夫过世,夫家要将她转卖,她连夜逃出来,半路被余春荣所救。余春荣将她带回家,喜鹊感激涕零,从此留下来照顾春荣双目失明的母亲。
      余春荣被巡捕房羁押,曹庆祥被请到巡捕房,队长“老皮”明指曹庆祥就是盗墓者,逼迫曹庆祥与他合作,将来好处均分,否则严办到底。曹庆祥像是被人掏住了脖子似的难受,但为了救出春荣,只好识时务的忍下一切。
      如锦被曹母下药迷昏。为了传宗接代,曹母找来有曹家血脉的余春荣顶替伤残的曹庆祥;余春荣进到醉心楼,见到昏迷中的如锦,内心百感交集。当夜同样懊恼愤恨的还有曹庆祥,他虽然姓曹却不是曹家血脉,夫妻床笫之间的事他连亲自上阵都不可得,内心不安极了,担心自己哪天若给母亲踢出曹家,就一无所有,什么都不是了。

    第3集
      余春荣要把银票退给曹庆祥,说他是人不是畜牲,做不来那样的难堪事。曹庆祥软硬兼施又哄又逼,指余春荣如果实在不肯,他只有另外找别人,不怕找不到人,余春荣痛苦不已。
      余春荣从喜鹊囗里得知棺菇有剧毒,且大都来自盗墓所得。他内心起疑,因棺菇牵涉当年他爹的冤曲,乃特别拿到桃姐的店里要打听,巧遇纪松寿,纪松寿对古物有兴趣且有研究,两人相谈甚欢。
      余春荣请如锦带他到曹庆祥的书房秘室,他要查曹庆祥是否与棺菇有关,被小姑晓娟撞见,认为两人有奸情。
      当天曹庆祥不在家,他正以云鹤子的身份来到邢家,指邢家祖坟出了问题,唬得邢家上上下下佩服得不得了。

    第4集
      邢家祖坟正是“老皮” 看中的一门发财坟,要曹庆祥一伙去盗挖。曹庆祥说他盗亦有道,只挖无主孤坟。说完走人。他表面扭头离去,背地里却让土鳖和黑瞎子两个同伙盯着老皮。果然不久,就发现老皮带着不肖的手下来盗墓。曹庆祥再一面通知邢家人一起连手抓贼,老皮三人死在曹庆祥三人的手下,曹庆祥出了一口怨气。
      曹庆祥得知余春荣进过书房,特地安排了一笔收购古物之交易,余春荣果然完全释疑。随后又在焦四的哀求下与如锦圆了房,并在如锦清醒之前急速离去。
      “丈夫”匆匆离去,他的举止及随后曹庆祥鞋上的污泥都让如锦起疑。经过一番查证,如锦终于肯定自己被人下药,且与不是丈夫的男人行房,她愤怒的与曹庆祥大吵一架。

    第5集
      如锦回到娘家,李老爹不明所以,但不容许女儿受委屈,带着李家庄一票人要来开“挖锥子会”。没想到曹母带着曹庆祥自动来请罪。李老爹看不明白,要女儿与女婿曹庆祥私下谈。曹庆祥再次以其三寸不烂之舌对如锦晓以利弊得失。如锦已经与人行了房,再也不是黄花闺女,倘若就此离了婚,如何去找“那男人”。思虑再三,如锦决定重回曹家。从此,“生养子女,找那男人”成为她人生的唯一目标。而对于退了她的婚,又介绍了这门亲事的余春荣,如锦心中之恨再也没停过。
      余母喜欢喜鹊,想把她永远留下,她想出了试探她的方法,没想到反而误会喜鹊偷窃。待春荣回家,找到了戒指,才急急忙忙要春荣去把人追回来。

    第6集
      丫头再度送来补品,如锦佯装全喝下肚,今夜她就要知道谁是那男人。当夜,春荣以为如锦已熟睡,在窗下写下“君问归期未有期”诗句,千钧一发之际余春荣差点露出马脚,他别过脸一句话都不说,就怕如锦从声音认出了他,如锦气愤不平,狠狠的在春荣手背上咬了一口,咬得春荣鲜血淋漓。如锦更下了最后通牒,指自己与他已是夫妻,无论他是谁,她都愿意跟他走,明日黄昏在桥上见,若他不到,她就从桥上跳下去。
      老皮的案子曝光,聂队长循线查到余春荣,将他扣押。想起前一天夜里如锦约他桥上见,春荣急死了,但聂队长就是不放人。
      金穗有醉心楼的钥匙,如锦误会他就是“那男人”。事情闹到曹母那里,晓娟才承认是她与金穗幽会。

    第7集
      春荣赶到桥上,所幸如锦还在。如锦没以为春荣是那男人,但要春荣陪她过江。当夜已无船班,两人有机会共处,并各说出掏心窝的话。如锦要春荣带她走,但春荣还是拒绝了。如锦愤怒的大骂春荣,她的一生全被他毁了。
      天亮后,曹庆祥带人赶到,拦下如锦,如锦误会是春荣打小报告,对他恨之入骨,一头往石柱撞去。如锦自尽没死,医生反而诊出她有喜了,众人喜出望外。
      曹庆祥搬出了古墓墓碑及族谱,证明自己只是挖自家古坟打算迁葬而非盗墓。曹母惊觉,原来曹庆祥年前遭炸伤,是因盗挖曹家另一支无后代、年久无人祭拜的祖坟而非打猎受伤,她痛责曹庆祥是报应。
      如锦有孕,余春荣“李代桃僵”之事总算功德圆满,焦四给了他一笔买命钱要他搬家。

    第8集
      几个月后,如锦要临盆了。这其间春荣私下接触过焦四爷,知道曹母要「男孙」的决心。果然,如锦临盆日,金穗从善堂抱来一名男婴悄悄进入曹家;而春荣则从焦四手中抱走刚出生的女娃。除了这几名相关人士,曹母一手安排的这出移花接木的戏码瞒过了曹家上上下下,甚至包括如锦本人。清醒后的如锦见到第一眼的新生儿,就是躺在她身边,日后取名曹兆康的男婴。
      春荣把他和如锦的亲骨肉带回家,取名余蕙兰,小女婴回到亲爹身边,也促成了春荣和喜鹊一辈子的姻缘。
      时光飞逝,一转眼曹兆康和余蕙兰皆已成长。曹兆康和表弟曹兆亮在优渥的环境中长大,兆康整天想法子要迎得昆曲小旦秦可儿的青睐;而蕙兰则在母亲喜鹊的安排下与桃姐的侄儿高皓天相亲,两人一言不合,不欢而散。

    第9集
      余蕙兰因相亲闹得不愉快,离家出走,她随后进入秦可儿的群仙班当她个人小厨房的小助手,没想到却因而结识了兆康兆亮兄弟。蕙兰与他兄弟俩过招,手段高明,她的聪慧让兆亮印象深刻。
      兆亮正是晓娟与金穗的儿子,在小报当记者,薪水微薄偶而还得当兆康的金主,提供兆康贷款,并兼做兆康的智囊,提供兆康追求秦可儿的方法。举办“菊坛第一名花”选拔正是他为兆康及报社想出来的一举两得的好点子。报社主编二话不说,立刻联合其他小报要扩大举办,共襄盛举,促销报份。
      蕙兰和秦可儿逛街,不小心打破了一名摊贩的笔洗,五十元的宝物她丢了五元就要打发,没认出摊贩正是与她相过亲、大学历史系半工半读的高皓天。

    第10集
      高皓天回到研究室,把古墓拓下来的碑文及市场摆摊卖古物的所得交给纪松寿,纪不在乎笔洗的价钱,却对皓天指称拓碑的地点可能有古墓群表现得兴致勃勃,要皓天描述详细的地理位置。
      “菊坛第一名花”选拔举行,兆康需要经费挹注,但他回到曹家连要领自己的月例钱,如锦都盯得紧紧的。他捧戏子秦可儿的事传到了如锦耳里,如锦才要开口问,他已溜之大吉。
      高皓天写文章大肆批评名花选拔,与小报的立场正好相反,正反两方的文章天天上报,更加吵热了这起活动。但此举也使蕙兰对高皓天刮目相看。蕙兰想要为秦可儿做些清爽的野菜,两人遂相约两天后上山。
      两天后,除了吃小锅灶的秦可儿没事外,其余群仙班的成员全部食物中毒上不了场。情况紧急,蕙兰被秦可儿点名,与她一起上场唱西厢记。蕙兰惊慌莫名,她在学校唱过,但没把握上场,何况他还约了高皓天今天上山。

    第11集
      如锦与丫环小菊花来到剧院,她看到了秦可儿也看到了在台上摔倒的蕙兰,蕙兰临场的机智反应让她印象深刻,但却对兆康清楚表明,曹家绝不容许戏子进门。
      秦可儿不在乎曹兆康,她带了一件家传古物去找皓天鉴定,没想到皓天竟因而猜出秦可儿的身世。秦可儿又佩服又感伤,皓天在她心中的份量更进了一层。
      曹庆祥知道儿子兆康是菊坛名花选拔主办人,又被如锦关在房里,待兆康逃出房间时,将他逮个正着。原来他要来凑这份热闹当主办人,即可挽回儿子留连声色犬马不务正事的名声,也可以气气妻子。这一生大凡可以惹得如锦跳脚的事他都乐意去做。

    第12集
      曹家兄弟堵住皓天,双方打了一架,秦可儿与蕙兰听到消息冲了过来,救走皓天,皓天因此又有机会再约蕙兰上山采野菜。
      可儿得了菊坛第一名花,曹兆康在如锦面前极力推崇可儿有才艺又做得一手好菜。如锦终于被父子说动,愿意正式来见见秦可儿,可儿反而吓坏了,要求蕙兰帮忙做菜,最后还要蕙兰顶替自己出去见如锦。蕙兰不得已被逼上场,在如锦晓娟等人面前,她神色自若,嘴巴伶俐反应快,但最后还是被拆穿。
      余春荣从报上看到蕙兰反串小生粉墨登场的照片,找到群仙班,与班主大闹一场,父女相见。
      曹兆康要娶秦可儿,如锦却看上小厨娘蕙兰,曹庆祥上群仙班打听蕙兰的身世,得知她是余春荣的女儿。

    第13集
      金穗当年倒插门成了晓娟的丈夫,这一生老觉得自己活得窝囊,与土鳖喝酒发着牢骚。土鳖是当年曹庆祥的同伙,老皮一案后,曹庆祥逼着他与黑瞎子金盆洗手。多年来土鳖过得紧巴巴的,最近正好相中了一座古墓。
      蕙兰与皓天上山采野菜,不慎掉入一座古墓内。古墓已被土鳖、金穗挖出了一条通道,土鳖两人正打算天黑之后再来盗墓,没想到遇到蕙兰与皓天,黑夜中还以为被人黑吃黑,双方打了起来,金穗随手拿起墓中一把刀剑当武器,划伤了皓天。
      皓天血流不止,蕙兰将他带回群仙班疗伤。秦可儿发现后,将皓天移到毗邻她卧房的客房房间,一面别有用心的支开蕙兰。蕙兰急于治疗皓天,又上市场买鱼又去拿药,留给了秦可儿许多与皓天私下相处的空间。
      曹庆祥得知土鳖带金穗盗墓,对两人又打又踢,两人坚持古墓内的东西一件都没拿。但金穗想起他手上还有那把伤了人的古剑,他不舍得上报给曹庆祥,私下急急卖给春荣。

    第14集
      秦可儿带着伤刚好的皓天去游湖,被蕙兰和兆亮发现,蕙兰内心深感受伤。她并不知道秦可儿已经与曹庆祥达成了协议,一桩瞒天过海的计谋正悄悄然的展开。
      从那把宝剑的来历推敲,余春荣恍然大悟原来曹庆祥是云鹤子,是他用棺菇害死了爹,毁了他的一生。余春荣带着棺菇和那把宝剑直接上曹家要讨个公道。曹庆祥愤怒不已,把他赶出去。
      余春荣走后,如锦逼着曹庆祥说实话。曹庆祥激动不已,否认毒害”红瓦舍“。如锦约见春荣,要他别再来找她丈夫的麻烦。
      皓天再度上群仙班之门,蕙兰冷漠的指秦可儿在戏楼,不在此地。说完转身要走,皓天拦住蕙兰,说他刻意来找她不是找秦可儿,他为那天来不及说再见就离去道歉。蕙兰表现冷漠,两人的感情蒙上一层阴影。

    第15集
      受到秦可儿的挑唆,及为了早日从母亲如锦的手上拿到一大笔创业资金,兆康藉酒遮脸差点强暴蕙兰,而后又缠着蕙兰嫁给他,被蕙兰拒绝。
      聂队长请曹庆祥喝“猴儿茶”,最近古墓一案他怀疑是云鹤子一伙人所为,他虽没指明曹庆祥就是云鹤子,但金穗卖剑给春荣的事却已露出马脚。曹庆祥慌了,回家后除了狠狠的揍金穗外,还请如锦出面去找春荣,为他说项。
      果然如锦再去见春荣,请他放下对曹庆祥的恩怨。春荣回想他家的家业、他和如锦本该有的婚姻,这一切全毁了,就连如锦结婚了,他们俩都还要受曹庆祥利用,而这些他全不能说出口。春荣愤恨不平,一口回绝如锦。
      曹庆祥认为他已无计可施,为了自保,他约余春荣见面。春荣自信满满的单独赴约,并不知道曹庆祥已安排了毒计。

    第16集
      余春荣赴约之前,皓天为了与蕙兰之间的误会来到余家,想请求春荣夫妻代为求情,正好遇到有人送信来约春荣。春荣赴约一夜没回,待皓天找到他时,他的双眼已经严重受伤。
      余春荣被曹庆祥的人所伤,曹庆祥还撂下话,拿他的女儿余蕙兰的生命做要挟,恐吓春荣不得泄露一个字给警方。春荣双眼已失明,为了女儿的安全,他果然没在聂队长面前露口风,仅劝诫女儿别放弃皓天,希望两人赶紧结婚,结婚后搬到外地去。余春荣不甘心自己这么窝囊,他要反击,哪怕眼睛全瞎了也要报仇。
      春荣在为女儿的安全铺路,蕙兰却还为皓天与秦可儿出游耿耿于怀,怀疑皓天用情不专,心口不一。
      除了警方,如锦也怀疑春荣受伤是否与曹庆祥有关,她了解曹庆祥是一个不达目的不罢手的人。曹庆祥索性带着如锦去春荣住院的病房探病,他相信失明的春荣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口。

    第17集
        看到春荣的模样,如锦难过得很,说自己的一生已毁,没要春荣的一生一起毁。曹庆祥一眼就看出他俩还有情傃,拿话激走如锦后,反给了春荣机会,拿出预藏的尖刀要杀曹庆祥。  皓天还是问不出春荣被谁所伤,但他相信余家的恩怨必是与
    棺菇、盗墓贼有关,他在报章杂志发表文章把盗墓贼狠狠的骂了一顿。皓天在文章中曝露了自己与盗墓贼正面交锋。没想到文章被曹庆祥看到,他逼着金穗土鳖得去把作者找出来,叫他永远闭上嘴巴,以免后患。金穗自认自己已走错一步,不愿再为此事杀人犯大错,与土鳖牢骚满腹。
      曹兆康走在路上被绑架,一纸勒索信丢进曹家,开口就是一百万。如锦急疯了,曹庆祥找金穗土鳖商量,到底谁敢脑筋动到他曹家头上。两人一下子就想到了,提醒他,他与春荣结仇,难保余春荣不来阴的。

    第18集
      余春荣与桃姐有了共识,要让蕙兰皓天结婚。蕙兰来到鸿飞旅店帮忙,发现某房的客人自从住进来就特别奇怪,经与皓天商量,报警撞开门,却不见任何异状。她并不知道这组客人正是绑匪,警察上门之前兆康已被移走。
      土鳖从兆康手上拔下戒指交给如锦,佯装惶恐,吓如锦,说担心歹徒下次送回来的是兆康的手指而不是戒指。如锦果然被吓到,但只筹到30万,离80万还有一段距离。如锦到处筹钱,余春荣好意的送来二万元要救急,反被曹庆祥凶了一顿。曹庆祥不甘心就此如了歹徒的意,他要救人更要逮住歹徒。
      金穗告诉土鳖30万够多了,两人可以拿了这笔钱好好享受未来的人生,但土鳖还不满足,认为曹家付得出80万,且交代金穗,钱到手后还得杀掉肉票。
      金穗与兆亮受曹庆祥之托,带着银票出门付赎救人。

    第19集
      兆亮并不知道自己的爹就是绑匪之一,在经过与绑匪见面折冲后,兆亮留下了金穗,自己赶往城里要报警。但没想到蕙兰反而阴错阳差的在旅店外救了兆康,又将虚弱无法逃命的兆康带进古墓躲藏。
      蕙兰带着兆康身上的银锁片回曹家求援,土鳖见到银锁片大惊,方才知道兆康竟是他的亲生儿子。土鳖赶到古墓,发现金穗正要击杀兆康灭口,因他在兆康面前已露了馅。土鳖一不做二不休,当下击毙金穗,反成了救兆康少爷的大功臣。  
        晓娟兆亮无法置信一向没脑筋的金穗怎可能是绑匪,晓娟大受打击。想当初自己花了多大的心思才让他答应入赘,要不是如锦不肯答应分家,金穗何以如此。对如锦的怨怒,晓娟不减反增。

    第20集
      土鳖顶替了金穗的位置,成了曹家总管。兆康是他的儿子,他对兆康的爱护与照顾全出自内心,兆康虽不知内情但却感受得到,从此与土鳖的感情迅即生温。
      因着金穗的事件,兆亮有着说不出的难受,他接受报社安排去东北出差写书,这正好给了兆康与秦可儿合谋抢亲骗婚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皓天过去曾答应过秦可儿,愿意出个名义帮她赎身。因此就在秦可儿上门来找他时,皓天不好拒绝。他在秦可儿赎身的保证书上签上“高皓天”三字。
      高皓天迎娶蕙兰的那天早上,大队人马出发之前,秦可儿请人送来金元宝祝贺,感谢皓天仗义相助,因当天也是她赎身的日子,她无法现身,只能送礼恭贺。秦可儿的贺礼太贵重,来人又不让退,皓天只好先收下。

    第21集
      皓天大队人马走到半路,那送来金元宝的下人突然赶来,指秦可儿赎身要离开,有人闹场。高皓天不知道这一切是个圈套,待他将秦可儿迎上自己的轿子,送她到她的小别墅,再到余家要迎娶蕙兰时,蕙兰早在那段时间已经被曹兆康的花轿给抬走了。余春荣拿出媒婆给他的庚帖,才知道庚帖上写的是“曹兆康” 三字。春荣愤怒曹兆康的小人行径,带着皓天和喜鹊赶到曹家要带回蕙兰,才发现曹兆康根本没把蕙兰娶回曹家。
      盖头下的蕙兰什么都不知道,她胡里胡涂的和兆康拜了堂,就被媒婆带进洞房,还以为自己嫁的是高皓天,直到第二天早上醒来,才发现身旁的人是兆康。
      兆亮赶回来喝喜酒,他一样被瞒着,以为兆康背着如锦娶秦可儿,还夸他这招是高招,先生米煮成熟饭造成事实再说。曹兆康说他和母亲提过,是母亲不信,不是他有意欺骗。
      当天四处寻不到蕙兰的皓天来找秦可儿,问她是否和兆康串通,秦可儿喊冤,泪眼汪汪留住皓天,与他喝酒到天亮,皓天大醉一场。

    第22集
      如锦直到春荣前来找人才知道蕙兰是他的女儿,也才知道兆康果真娶了她,她震惊而难堪。加上余春荣心急如焚说话不客气,与如锦间的误会从此雪上加霜。  
        曹庆祥这一战大获全胜,表面上他说自己和余春荣前嫌尽释、亲上加亲,内心深处却存在着看好戏的心情,等着看这对是母女的婆媳如何彼此折磨彼此。
      兆亮带着蕙兰来到群仙班要问个明白,班主陈姨拿出可儿的赎身保证书,上面高皓天为秦可儿赎身,写得明明白白,众师兄弟姐妹包括小厨房的宋嫂都证实皓天用花轿抬走了秦可儿。蕙兰泪流满面,兆亮不相信皓天是这样的人,再带着蕙兰到可儿的莲香园。秦可儿指高皓天三心二意、优柔寡断,对感情拿不起放不下,说她不排除和蕙兰共事一夫。气得蕙兰掉头而去,对皓天无法原谅。回到余家告诉春荣,指他们全被皓天骗了。

    第23集
      皓天不知道自己落入可儿的圈套,说出自己只是以助人之心当下先助秦可儿一臂之力而已。桃姐和那帮伙夫兄弟全看出秦可儿有鬼,秦可儿双膝跪下,指自己愿以一命赔皓天一生。她演得逼真,皓天不再追究。他回头求蕙兰,指她与兆康的婚姻不算数。但蕙兰却以她已不是原来的她拒绝皓天,哪怕春荣对蕙兰剖析,要他俩远离此地,去外地生活,以杜外人悠悠之口。蕙兰说她过不了的是自己这一关。  
        过不了这一关的还有余春荣。曹庆祥带着兆康来余家道歉,他把春荣带到屋外两人单独详谈,曹庆祥辩称他事前瞒着这一切全是为了让如锦母女团圆设想。他说得头头是道,春荣铁了心还是不同意蕙兰嫁进曹家,但最终仍抵不住蕙兰个人的选择。  
        蕙兰在兆康及曹庆祥的带领下正式进入曹家,如锦以曹家家法“侍候”,要她跨火盆,及从兆康裤下爬过去,并规定她以后不准随意回娘家、不准到废园。

    第24集
      兆亮堵住兆康,与他大打一架,他为蕙兰讨公道。风雨中,兆亮痛苦的跪在曹家后花园痛哭,为这段时间以来所发生的各种痛苦难受的事。如锦看在眼里,心疼极了,给他一大笔钱,鼓励他男儿志在四方。  
        皓天为了远离伤心地,决定参加大西北考古队,秦可儿知道后设法挽留,连大半瓶安眠药都吞下了都留不住皓天。皓天去意坚定,他不怪任何人只怪自己。皓天要走的那一天,兆亮仓促得知,并急急告诉蕙兰,说她误会皓天了。待蕙兰赶到出发地点,皓天已离开,蕙兰怅然得很。
      喜鹊想念女儿,走曹家小门来到蕙兰房间,母女高兴话家常。不料如锦竟从曹家的德律风管听到了喜鹊的声音,她心里不悦亲家母的这番小家子行径,特地到蕙兰房间现身。喜鹊的气势矮了一截,不好多说什么,但要如锦永远将媳妇当女儿看待。

    第25集
      如锦给兆亮15万,却只给兆康3千元,兆康不服气,指称自己才是母亲的儿子、曹家的骨肉,他有权利要求一笔创业基金。如锦不为所动,兆康转而求助兆亮借他钱,说他要开古玩店。但兆亮说为了兄弟情感,反而必须拒绝他。  
        兆康结婚了,皓天去了大西北,秦可儿什么也没落着,这才发觉自己上了曹家父子的当。她喝酒糟踏自己,陈姨要她再回群仙班,可儿不愿意,生活就在悔恨中一日日度过,没想到曹兆康却又自动上门来。  
        蕙兰壮着胆子,循着鬼魅声来到废园,见到了人称“闹鬼”的疯子。鬼不是真鬼,却有满肚子的鬼扯故事,她把蕙兰看成如锦,对她充满敌意,骂着、嘲讽着。其间提到了“余春荣” 每晚都来,震惊了蕙兰。

    第26集
      曹兆康说服了秦可儿合伙投资“痴古斋记” 古玩店,纪松寿把余春荣带到店去,余春荣发现兆康做生意并不老实,以假当真乱开价,当下对他训斥一番,兆康深觉受辱,当场将仿品砸毁。  
        几天后,有人带来一只“醉翁春宴瓶” 来到余记当铺要求典当,不料春荣回来后才发觉上当。蕙兰藉回娘家之便,问春荣与曹家过去之事,春荣支吾中否认。蕙兰认为事有蹊跷,每天夜里持续到废园照顾晓娟,随后得知如锦当年生的是女娃而非兆康,蕙兰还没弄清楚来龙去脉,一出废园就被如锦逮住。经一番处罚惩戒,蕙兰说她心甘情愿照顾晓娟,以换取晓娟的自由。

    第27集
      下人们佩服蕙兰的菩萨心肠及勇气,招娣心服口不服,还要背后损蕙兰几句,说她是狐狸精,并处处与蕙兰作梗。菊嫂看不下去,将她叫去下人房训斥,两人爆发激烈的口角冲突。蕙兰从德律风管无意中听到了两人竟是母女关系,且发觉招娣当过童养媳,幼年受过养家虐待。  
        为了彻底解决招娣的问题,蕙兰干脆表现几手“狐仙” 法术,鬼吹灯、蛋跳舞、画在墙上的蜡烛能点燃等,几招下来果然震慑了招娣。  
        皓天的考古队因意外而折回,余春荣心疼皓天,又因当铺出现遭人以假瓶讹诈事件,遂要皓天助一臂之力,与他一起揪出骗子。

    第28集
      招娣吓得来到如锦面前痛哭,承认自己处处为难少奶奶,招惹狐仙,闯了大祸,如今不知如何收拾。曹家全家总动员,有人要捉狐狸精,有人摆案祭拜,闹得如临大敌。蕙兰自从嫁进来就不受尊重,干脆狐仙扮到底捉弄兆康,吓得兆康夺门而出。土鳖招来法师要斩妖除魔,蕙兰早已想好退路逃之夭夭,曹家人这才发现被当傻子耍了。  
        蕙兰回到娘家,打算不再回婆家了,余春荣才点头承认如锦就是蕙兰的亲娘。蕙兰并不意外,她早已从晓娟处问出了大概。确定后,她在如锦面前跪下求原谅,说出那些把戏只是障眼法而非狐仙法术,如锦要求她必需在所有下人面前说明白,以释众疑。蕙兰说了,招娣却还称她为大仙,要她教几手。从此招娣被彻底收服,对蕙兰忠心耿耿,主仆情如姐妹,招娣内心再无不平。  
        晓娟在蕙兰的悉心照顾下精神恢复正常,她搬回曹家大宅自己的院落,记起蕙兰正是当时带银锁片来曹家求援的小厨娘。这小厨娘最终成了曹家少奶奶,而她的丈夫金穗却失去了一条命。她记起了很多事,反而知道很多话不能再说了。

    第29集
      到了赎当日,春荣召集同行多人当众砸毁假瓶,不料却引来了曹兆康出面为骗子说项,指春荣砸毁了他人的出当物,应该赔钱,开口就是一万。春荣这才知道真正讹诈自己的人竟是自己的女婿,痛心不已。拿出没被砸掉的原当物还兆康,兆康没想到春荣“倒脱靴”留了一手,灰头土脸。  
        兆康回到家与蕙兰大吵一架,借口皓天与余春荣连成一气故意整他,整天留连在秦可儿的莲香园,听着可儿吹嘘南洋的橡皮股票又涨了多少,听得心痒痒,非急着掏钱出来不可。 
        秦可儿与皓天见面了,两人互夸对方一出现就像平地一声雷炸了锅似的。两人喝酒,皓天谢她,说这次欠她一份情。秦可儿眼眶泛红,只要皓天肯当她是朋友,她就心满意足。原来春荣砸掉的假瓶子来自秦可儿,她说出了一个秘密——曹庆祥有一个秘密作坊。

    第30集
      蕙兰来到曹家大祠堂,一名看守祠堂的宗亲大老把曹庆祥大骂一顿,指他盗挖曹家某一支脉古墓,却饰词迁葬,没把墓中藏宝交到祠堂宗亲会,不配为曹家子孙。  
        土鳖管理曹庆祥的秘密作坊,却瞒着曹庆祥,掉包拿真品卖给老外,竟卖到春荣手里。曹庆祥发现后,他狡辩一切为了兆康的生意周转用。曹庆祥深感不安,再度逼迫土鳖把一切处理干净。夜里,皓天潜入秘密作坊,竟意外被曹庆祥撞上,而更意外的是有人在屋外纵火,反锁两人。所幸千钧一发之际,皓天救出曹庆祥,而后两人被土鳖及其手下带到土鳖的草屋。皓天被放。土鳖认为必是玄机子放的火。  
        晓娟与土鳖勾搭上,她鼓动土鳖再去接手另一名嫂子——如锦,吓得土鳖差点翻倒。土鳖不讳言自己怕如锦,更怕曹庆祥。说话间兆康来借钱,他虽没看到晓娟姑姑,但也知道土鳖房里有女人。

    第31集
      土鳖带着一票人偷纪松寿的研究室,临走被皓天发觉,皓天要阻止反而被打昏,并被戴上蒙面巾栽赃是同伙。双方打斗声惊动了巡逻警察,皓天果然被当成是歹徒,当场被带走,并以监守自盗之名遭拘禁。警察朝歹徒开枪时,土鳖中枪,手下将他送回草屋。待晓娟天亮上门时,土鳖昏迷呓语,泄露了兆康是他儿子的秘密。晓娟如获至宝,要土鳖李代桃僵冒充是如锦当年“那男人”,让如锦误以为真。晓娟要如锦身败名裂,才能将曹家大权从如锦手里夺回来。  
        蕙兰偷偷进入曹庆祥的密室,要查看公公的收藏,没想到竟被曹庆祥撞见。曹庆祥一眼就戳破蕙兰的谎言,指她回到曹家别有目的。蕙兰紧张不安,曹庆祥反倒一口气说出了过去,连他没有曹家血脉,余春荣才是曹家人、及她是如锦和春荣的亲骨肉等,一骨脑的全都说了。蕙兰听得瞠目结舌。  
        皓天随身常背在身上的书包内被查出一把手枪,而该手枪牵涉到二十年前老皮三人死亡案件,事关重大,皓天被手铐脚镣移送法院。

    第32集
      曹庆祥尽管说出了过去,但对如锦把春风得意楼交给蕙兰,如同当年的曹母把曹家大权交给如锦一样,“传媳不传子”令他非常不高兴,他嘲讽曹家女人永远高高在上,永远是对的。  
        正因为春风得意楼的大权交到了蕙兰手上,蕙兰才得以发现春风楼已被兆康抵押;而兆康不只抵押餐馆,曹家粮行、布庄、草绳厂、一大部份的农地也全被抵押,兆康把钱全交给可儿投资股票,已经一去无回。  
        秦可儿认为自己也是受害者,潜逃之前,她先到狱所探望皓天,告诉皓天她已留下了一笔钱给律师要为他打官司。说此生她真正亏欠的人是皓天,她交给皓天一封信,把当初怎么和曹兆康父子合谋抢婚之事全说了。皓天看完信愤怒极了,但秦可儿早已离开这个城市,连兆康都找不到她。

    第33集
      如锦与蕙兰两人经商量后将春风得意楼出售,以偿还兆康所欠下的所有债款,保留住曹家其他大部份的产业。但婆媳的这番理财法却让曹庆祥气得跳脚,大骂两人杀鸡取卵。  
        秦可儿写的信经桃姐转交到蕙兰手里,蕙兰冲去见皓天,两人误会多时,皓天终等到蕙兰的谅解。此事也传到如锦耳里,如锦惊愕,深感亏欠蕙兰,愿给蕙兰自由选择。并狠狠的甩了兆康一巴掌,要他去余家负荆请罪、离婚,否则就别回曹家,说她当没生过他这个儿子!  
        兆康被如锦教训,心情坏透了,喝醉了酒去到土鳖草屋,没想到又撞见晓娟,他大骂两人不知廉耻。晓娟没好气,脱口而出土鳖才是他的亲爹。兆康震惊,误会如锦与土鳖苟且偷情生下他,从此看不起土鳖、厌恶如锦,更不想回曹家。  
        曹庆祥从土鳖手里逼出了“醉翁春宴瓶”与“鸟语花香套瓶” 两件来自纪松寿研究室的宝物。他带着两件宝物才离家,晓娟房里的丫环小绿就开始对外放话,指大少爷是土鳖总管的儿子。

    第34集
      招娣为了维护如锦的名声与小绿大打一架,但事件还是传到如锦的耳里,如锦来到晓娟屋里探问,晓娟以退为进否认此事,却又故意放了一块同样的银锁片吸引如锦的目光。同时再帮土鳖打扮,传授“游园惊梦”招术,果然如锦惊吓昏倒。
      蕙兰回到娘家不久,皓天就无罪释放了,她答应皓天,两人再也不分开。但还未收到曹兆康的离婚书,招娣却匆匆赶到,指大奶奶就要与土鳖见面相认了。春荣急得很,铁口指称,就算兆康是土鳖的儿子,也与如锦无关。  
        兆康自暴自弃,喝酒赌博样样来,土鳖不愿儿子这般模样,他找到兆康,苦口婆心劝他回家,又心疼又自责,否认他是大少爷的亲爹。土鳖望子成龙、爱惜兆康的心全落入如锦的眼里,不需言语与他人的证实,她相信了他是兆康的爹,是她的男人。透过晓娟传话,土鳖被带到如锦面前。

    第35集
      事态紧急,尽管喜鹊拦阻,春荣与蕙兰还是要赶到如锦面前,拆穿土鳖和晓娟两人颠倒黑白,居心叵测。但没想到晓娟编了一套天衣无缝的说词反将了春荣一军,春荣反而被气走。
      聂队长来到纪松寿研究室,皓天才知道他被无罪释放是因为属名“玄机子” 的人自称他盗亦有道,不愿牵连无辜的高皓天,寄回一只盗自研究室的“醉翁春宴瓶”。皓天说他不认识玄机子,与他没有任何关系。纪松寿大胆推测,作案与寄回赃物的人不见得是玄机子,也许这是个幌子,目的在陷害玄机子。聂队长不排除有任何可能,透露纪松寿一向怀疑的云鹤子已上了道风山,而道风山道长正是曹庆祥过去的手下之一“黑瞎子”。真正的“玄机子” 现身了,他拿枪逼问土鳖将“醉翁春宴瓶” 给了谁,土鳖不敢说谎,坦言醉翁瓶交给曹庆祥。

    第36集
      曹庆祥说服了道风山道长举办赈灾义卖,他联合“电光报”刊登图片,大肆宣传,希望社会上善心人士共襄盛举。曹庆祥最大的目的要钓出玄机子,皓天果然一眼就看到其中一只“鸟语花香套瓶”是研究室的失窃物,他要从物追人,决定上山。春荣为了土鳖冒充之事正急着要找曹庆祥,也就与皓天、桃姐一同出发。如锦并非否定了蕙兰与春荣的说词,哪怕是事实,她对土鳖仍有理智与情感上的排斥。为了试探,她约了土鳖上醉心楼,问他是否还记得“君问归期未有期”,土鳖当下傻眼。  
        为了不让自己做错事,如锦写了信要菊嫂送到道风山给曹庆祥求证。晓娟知道后,连夜上山,要赶在菊嫂之前,对曹庆祥晓以厉害。晓娟果然先见到曹庆祥,曹庆祥大骂晓娟无品无德,晓娟不甘示弱,说出自己的委屈,说出曹母的愚蠢,和曹家大权落在如锦手上,兄妹反要看她脸色过日子等。

    第37集
      菊嫂带回曹庆祥的亲笔信,没人知道信里写什么,晓娟一颗心七上八下,土鳖再也按奈不住,正打包行李准备溜之大吉时,菊嫂来请土鳖大总管。土鳖和晓娟硬着头皮到牌位厅,没想到如锦把万金帐和金篑钥匙全交给晓娟,原来曹庆祥做了伪证。  
        蕙兰失望极了,不知曹庆祥葫芦里卖的什么膏药,与招娣二人离开曹家要找当年的产婆做证,产婆却已过世;要找善堂,善堂也已改建。所有能佐证的证据全没了,万分无奈之余,两人竟遇到贫病交迫的兆康。  
        土鳖、晓娟大获全胜,高兴的吃火锅喝酒。两人谈到了钱、谈到了各自的功劳,没想到一言不合吵了起来,土鳖竟失手杀了晓娟。才把晓娟的尸首丢弃,一把枪就抵住了土鳖,土鳖惊愕不已,原来他刚刚杀了人全被一双眼睛盯着,而这个人正是玄机子纪松寿!土鳖为求活命,自愿成为纪松寿的打手,要除掉曹庆祥。  
        土鳖还没上山,聂队长已带着一批警察上山要逮曹庆祥。

    第38集
      曹庆祥气定神闲,否认盗墓,所有责任由道长一肩承担。道长被押走,聂队长又偷偷折回。春荣等人用桃姐当饵钓到了曹庆祥,以为一切有了圆满的结果,没想到曹庆祥却中了黑枪。倒下之前他看到了对他开枪的土鳖,及要置他于死地的玄机子纪松寿。     
        曹庆祥成了植物人,对外界似无感知,医生已无法判断他是否能痊愈,如锦伤透了心。曹家的金篑钥匙、产权地契已全在土鳖手里。     
        兆康时昏时醒,不肯回曹家,说他无法原谅偷人的母亲。蕙兰指他误会母亲了。把如锦当年生女娃、被掉包的事全说了出来。兆康这才知道当年娘生的是蕙兰。他百感交集,深感愧对蕙兰,急着要起身写离婚书。不料一口血飙了出来,又再度陷入昏迷。经大夫诊治,兆康德的是肺炎,生命垂危。皓天不计前嫌,连夜赶往上海购买特效药。

    第39集
      皓天马不停蹄的送回特效药,如锦也及时赶到兆康身边,悲痛逾恒。所幸集众人祈福之力,兆康捡回一命。就在曹庆祥与兆康双双病重,如锦蜡烛两头烧之际,土鳖伙同不肖的银行行员与掮客抵押曹家地契,低价出售曹家大宅,快速变现,打算卷款潜逃。如锦要被迫搬家才知道这一切,她含泪送下人出大宅。如锦把一切归咎自己和春荣,春荣也不遑多让,说真相大白了,他最不想见的人是如锦。蕙兰把曹庆祥与如锦接到桃姐的鸿飞旅店安置,两人却迟迟不愿相见,也避谈对方。

    第40集
      如锦与蕙兰无微不至的照顾曹庆祥,终于皓天发现曹庆祥是有意识有感知的,他用眨眼的方式说出了谁是凶手,而向聂队长禀报。警方安排兆康用亲情要劝降土鳖,虽然最终遗憾收场,但土鳖为保护儿子,挡了纪松寿开的一枪,仍然令兆康动容的大声喊“爹”。  
        曹氏宗亲大开祠堂,以李如锦偷人、盗卖曹家、羞辱曹氏列祖列宗为由,要将曹庆祥李如锦这一支脉逐出曹家,更要迎回余春荣与余老爷这一支血脉认祖归宗,指曹庆祥家所追回的财产可全归春荣。李如锦不服宗亲据以判决的理由,认为自己没犯以上的过错。曹庆祥则是泪流满面,无法为自己辩白一句话。  
        春荣慷慨激昂的指称做为曹家媳妇的辛苦,谴责宗族重男轻女与传宗接代的封建思想,却要女人独自承担,他为曹家的媳妇不平.春荣滔滔不绝为曹庆祥与如锦解了围,但也同时牺牲了几乎到手的庞大利益.兆亮找到了母亲晓娟;蕙兰、皓天办了一桌团圆饭;秦可儿牵着孩子赶上了,她回来“还债”,指孩子是兆康的骨肉。众人惊喜不已,不让她再走,如锦把孩子抱到曹庆祥面前。春荣与如锦也终于见了面,过往种种萦绕脑海。

如锦演职员表

编辑

如锦演员表

如锦职员表

出品人 罗明;梁晓涛;张苏洲;魏昕
制作人 孙垒
监制 汪恒;黄海涛
导演 陈国华;陈俊
编剧 邓月娇;傅正辉
选角导演 边伟
配音导演 姜广涛
展开

如锦角色介绍

编辑
  • 李如锦
    演员 温峥嵘
    李如锦,豆腐西施,曾与余春荣相恋,却被劝说嫁给不能生育的曹庆祥为妻,而后在所有人的欺瞒下与余春荣发生关系并育有一女。亲生女儿被调包,且不知情,更不知道孩子爹是谁。在这段畸形婚姻的笼罩下,亲女做媳等一连串的噩运接踵而至。[4] 
  • 曹庆祥
    演员 江宏恩
    曹庆祥,江湖翻山门弟子人称“云鹤子”,表面是曹府大少爷,其实是曹母抱养的弃婴,因为意外不能生育,在家族的压力下逼不得已娶李如锦为妻,利用余春荣为其生子。[5] 
  • 余春荣
    演员 李修蒙 
    余春荣,曹府真正的后人,因其瞎母与曹府的恩怨而不愿回归曹家。余春荣是如锦的青梅竹马,二人打小相爱,最终却没能走进婚姻殿堂,并劝说如锦嫁给庆祥,后又替其丈夫“行房”,此后一生都在自责与无奈中度过。[6] 
  • 余蕙兰
    演员 程瑶瑶
    李如锦与余春荣的女儿,是个正直善良、厨艺精湛的小厨娘,也是十里八乡公认的好姑娘。她聪明伶俐惹人怜爱,和进步青年郎才女貌,最后却被曹家公子哥儿曹兆康用计强娶。母女二人,都经历了不幸的婚姻,到最后母女变“婆媳”。[4] 
  • 秦可儿
    演员 宫媛
    秦可儿是昆曲花旦,被“民国土豪”曹兆康一见倾心,用尽浑身解数想要取得秦可儿芳心,可一心向着“余春荣”的秦可儿,对曹兆康不理不睬,为了得到余春荣的青睐,秦可儿使用了各种心机手段,并设计让余蕙兰嫁入了曹家。[7] 
  • 喜鹊
    演员 郭露文
    温柔娇弱的传统女人,原本是一个可怜的童养媳,后在偶然之下进入余家,成为余春荣的妻子,从而被迫卷入到曹家与余家的斗争当中。
  • 曹晓娟
    演员 樊昱君
    曹家女儿,本应是豪门千金命的她,却成为家族混战悲剧的导火线和陪葬品。因为一直认为母亲重男亲女偏爱哥哥,心理上的缺爱最终导致她误入歧途,勾结管家联手利用家庭矛盾夺走家产。最终在历经磨难和痛苦后幡然醒悟。[8] 
  • 高浩天
    演员 刘硕
    桃姐的侄儿,被安排与蕙兰相亲,因争执而散。随后在交往接触中,高浩天的阳光、帅气、细心一点点打动蕙兰的心,两人的感情也是与日俱增,而就在成亲之时遭遇变故,蕙兰成为了别人的新娘。
  • 曹兆康
    演员 毛毅
    曹兆康是曹家总管土鳖的儿子,出生时被调包,成为曹家的公子。平时风趣幽默,为人大大咧咧,有时候对人对事执着的可爱,单纯一根筋,对事情认真负责,对自己决定的事情别人说什么都不会动摇。因为从小在优越的环境下长大,养成了公子哥的身段,有点痞劲,也有点自以为是的性格,但是本性善良,不会去伤害他人。倾心于秦可儿,但因一时之气娶了余蕙兰。[9] 

如锦播出信息

编辑
《如锦》在广东、广西、山东、山西、辽宁、云南、河北等地面频道热播,掀起一阵收视潮。其中,广东珠江频道、吉林乡村频道均取得当地收视第一的成绩。[10] 
结束地面频道的播放后,该剧于2013年11月24日登陆央视八套晚间黄金档,开播数日,收视不俗。[11] 

如锦剧集评价

编辑
曲折的爱情故事,扑朔迷离的身世之谜,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与百转千回的
剧照
剧照 (2张)
人物命运令观众大呼“够虐心”,而渗透其中的话题则涉及婆媳关系、借精生子等极具争议的社会热点,令贴吧里的讨论热闹非凡,更助推了收视的一路增长。不少观众表示:《如锦》既有台剧的生活感和温情感,也有符合内地剧的现实感和质感。[12] 
《如锦》开播数日,收视不俗,前几集上演的“骗婚风波”,“换子疑云”,“豪门生活”令不少观众表示“太揪心”,美剧般的精简节奏博得一致好评。[12]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2013年电视剧 剧情剧 爱情剧 电视剧作品 电视剧 影视作品 娱乐作品